在旧石器时代晚期的中国,阿勒泰地区的先民便手持单杆、脚蹬短小滑雪板追逐猎物。为何要用滑雪的方式进行狩猎?阿勒泰位于新疆西北部,冬季气候寒冷,降雪量大,雪期长达半年之久。狩猎成为先民们在漫长雪季生存下去的主要方式。在漫长的狩猎岁月里,先民们发明了滑雪板,得以快速滑过山麓厚重的积雪,极大提升了雪地狩猎的成功率。

新疆阿尔泰岩画
新疆阿勒泰汗德尕特乡“敦德布拉克洞穴彩绘岩画”
图/《西域美术全集1·岩画卷》,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

虽然中国的滑雪运动起源很早,但在许多学者眼中,真正将滑雪运动发展为冰雪产业的还是北欧。14世纪至16世纪,在连年战乱的逼迫下,挪威、瑞典等国把滑雪作为一种必备的作战技能,一定程度上促使了滑雪这一运动的应用转向军事方面。

1718年,一支向挪威进军的瑞典小部队由于没掌握滑雪技能,在雪地上被挪威部队尽数歼灭。挪威滑雪部队在欧洲的亮眼战绩让其他国家逐渐意识到成立滑雪部队的必要性。19世纪90年代,德国、意大利等国都成立了高山滑雪部队。

除了德意,法国、瑞士、奥地利等多个国家同样早早布局了高山滑雪。而它们均坐落于阿尔卑斯山脉。作为欧洲最高山脉,阿尔卑斯平均海拔约3000米,总面积约为22万平方公里,其中82座山峰海拔超过4000米。高峰全年寒冷,终年积雪区为欧洲人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滑雪资源。

阿尔卑斯山
阿尔卑斯山 图/视觉中国

除非职业需要的牧民或猎人,大多数人并不了解、也不愿意探索深山。1188年,英国修道士John de Bremble记录了穿过圣伯纳德山隘(St Bernard Pass)的感受:“我把手放在便条上,想写出一两个字母,可你瞧,墨水变成了冰,手握不住笔,胡须上都是霜,呼出的水汽变成了一个长条冰柱。我几乎不能写下这个消息......我的上帝,让我逃离这儿,告诉我的朋友,不要到这里来,受这样的折磨”。

久而久之,对深山的畏惧之心逐渐演化为“圣山崇拜”文化,非经教会允许不可入内。1378年,6个传教士就曾因私自进山而被囚禁。

随着启蒙运动的到来,在拜伦、弗里德里希等哲学家、画家的笔下,人们改变了对深山的传统认知。1761年,在卢梭所著的《新爱洛伊丝》中,浪漫故事就发生在阿尔卑斯山的美景。“浩瀚的顶峰是如此地令人激动,当它出现在我的眼前,一阵狂喜涌现,简直令我发狂。”雪莱这样描述着初访阿尔卑斯的体验。

连绵不绝的阿尔卑斯山脉
连绵不绝的阿尔卑斯山脉 图/视觉中国

高山的美令人心潮澎湃,还有什么是比征服顶峰更有成就感的呢?登山狂欢时代拉开了序幕。冒险者们争先攀登勃朗峰、欣赏冰河美景。1786年,现代登山运动在夏慕尼小镇诞生。1786年至1853年,共有45人登上了勃朗峰,仅在1854年一年内,就有61人登顶。同时,夏慕尼也成为王公贵族避暑休闲之地。1849年,奥地利皇帝弗朗茨·约瑟夫在巴德伊舍修建了著名的夏宫。

1786年至1878年共有781人登上勃朗峰

值得一提的是,早期高山滑雪中尚未配备缆车,参与者往往需要步行数小时上山,然后才能从雪坡滑下。滑雪者主要以时间充裕的精英阶层度假者为主,滑雪也一度被镶上了“精英文化”的金边。19世纪中期,在夏季前往阿尔卑斯山,进行登山、徒步旅行成为欧洲精英阶层的象征,这为山区带来了日益增多的游客。此外,医生发现阿尔卑斯山冬季纯净、寒冷的空气有助于治疗结核病,北欧精英纷纷涌入山中疗养生息。

1878年,约翰内斯·巴德鲁特在自家酒店上方的溪流取水,建造小型发电站,点燃了瑞士的第一盏电灯。

1899年至1900年冬季,圣莫里茨冬季游客数量达到147100人。期间,为了让游客们消磨漫长而无聊的冬季时光,“贵族滑雪场”成为圣莫里茨周边的新项目。

同一时期,住在美国的挪威移民相继成立了滑雪俱乐部、滑雪协会,滑雪逐渐在美国生根。这一时期滑雪场设备简陋,几乎没有工业化的技术设备,也缺乏基本的提升设备。人们不得不“爬山两小时,滑雪五分钟”。

欧洲各国阿尔卑斯山协会的成员

随着工业革命的到来,铁路的修建逐渐打通了外界挖掘这处“宝藏之地”的道路。1904年,从图西斯到圣莫里茨的Albula铁路投入运营。作为阿尔卑斯山的首条铁路,它长达67公里,全程将穿越42条隧道、地道及144座高架桥与桥梁。

1924年,国际滑雪联合会成立。同年,第一届冬奥会在法国霞慕尼(Chamonix)举办,滑雪被正式列入竞赛项目。4年后,第二届冬奥会在圣莫里茨举行。

第一届与第二届奥运会海报

第一届、第二届冬奥会海报 图/维基百科

1936年12月,联合太平洋公司在美国建立了首个度假式滑雪场——太阳谷度假村(Sun Valley),世界上第一条吊椅缆车投入运营,使得滑雪者首次脱离了地面。随后的1946年,双人吊椅出现;60年代初,三座和四座吊椅出现,缆车乘客数量变得越来越多。

缆车的使用帮滑雪者快速到达山顶并得到必要的休息,改善了山地的交通网络,提升了探险的安全系数,高山滑雪因此成为了便捷又舒适的休闲运动。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欧美冰雪旅游业迅速发展,政府大力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建立现代化交通网。

1960年前后美国滑雪场迅速增加

二战结束后,美国引进了大批顶尖科技人才,加速了美国滑雪场建设与发展。随后的1960年,斯阔谷(Squaw Valley)冬奥会在美国首次举办,它也是历史上首次进行电视直播的冬奥会。这一举措不仅大大增加了人们对奥运赛亊的关注度,也极大程度地唤起了民众对冰雪运动的兴趣。借助冬奥会的承办,美国迎来了滑雪产业发展的黄金十年——1960年至1979年。期间,美国滑雪人次由1960-61年雪季的170万人飙涨至1978-79年雪季的5020万人,滑雪场个数也由 60年代初的210个一度上升到1971-72年雪季的1350个。

1951年,韦恩·皮尔斯建造了人工造雪机,使得滑雪旅游行业发生了革命性的变革。到了1964年,北美的140个滑雪场都能人工造雪。在1980年第13届美国普莱西德湖冬奥会上,人工造雪机被首次采用降雪,缓解了缺雪现状。


《2021年全球滑雪市场报告》,目前有68个国家,提供了5716个设施齐全的户外滑雪胜地。其中,有2084个是拥有4条以上缆车的室外滑雪场,37%位于欧洲的阿尔卑斯山。此外,在世界排名前50位的主要滑雪胜地中,37个位于阿尔卑斯山,其余则主要分布在北美和东亚等国家和地区。

全球滑雪场分布

得天独厚的雪资源、贵族率领的“精英文化”、人工造雪的技术革命,早早推动欧洲与北美成为大众滑雪旅游地区。值得一提的是,法国目前的滑雪爱好者达到600万人,美国达到800万人。作为中国的近邻,日本与韩国已开展大众滑雪运动50余年,前者的滑雪爱好者达到1100万至1500万人,占总人口的10%,人均每年滑雪3-4次。

与上述滑雪运动较为发达的国家不同,尽管中国滑雪最早可追溯到旧石器晚期,但大众冰雪运动于90年代中期才开始起步。

1996年,亚运会于哈尔滨亚布力滑雪场举办。这也标志着中国滑雪市场进入了萌芽时期。此前,国内滑雪场数量极少,且不面向大众市场,仅有几家为运动员提供训练和比赛的场地,没有形成市场化。

亚布力得名于俄语“亚布洛尼”(яблони,很多苹果树)。亚布力风车山庄以休闲旅游、独家滑雪为目的,于1995年投入建设。作为中国首家大众滑雪场,亚布力率先迈出了滑雪产业大众化的步伐。此后五年间,吉林的北大壶雪场、河北崇礼的老塞北雪场等陆续投入建设,中国滑雪场数量也由9座增至50座,滑雪人次达到30万。

千禧年后滑雪人数次快速增长

彼时,处于萌芽阶段的中国冰雪旅游受众以本地客源、体育爱好者为主。以1996年建设的乌鲁木齐白云国际滑雪场为例:雪具大厅占地30平方米,雪上娱乐项目仅有雪圈、马拉爬犁等。当时,滑雪在新疆还是个新鲜事,大多数人上山就是看个稀罕,滑雪场经营十分不易。雪场普遍缺乏造雪系统,处于“靠天吃饭”的状态。1996年亚运会时期的工作人员还曾将森林中的降雪装袋背出,再覆盖到雪道上。

千禧年后,随着造雪机、压雪器的引进及推广,滑雪场不再局限于天然雪场的环境,开始进入其他地区。2001年12月,装载了奥地利造雪系统的北京南山滑雪场开业。2002年,北京市办理合法手续的滑雪场达到6家之多。2003年,又有9家开业,雪场的面积由56万平方米增至200万平方米。同时,京承高速的开通更方便了滑雪者出行。

千禧年后北京滑雪场集群出现

在这一阶段,随着东北冰雪文化“一枝独秀”的局面被打破,北京地区的雪场数量与滑雪人次迅速增加。以黑龙江的亚布力为例,尽管2007年开通了苇亚铁路,但对北京、大连滑雪爱好者来说时间、金钱成本仍居高不下。

2007年,澳门博彩业巨头“赌王”何鸿粲之子何猷龙带领新濠集团接替中期集团,成立新濠中国度假村有限公司(MCR),陆续收购了黑龙江亚布力丰利山庄、吉林北大壶、吉林莲花山、长春莲花山和北京莲花山5家滑雪场,并计划于次年在 加拿大多伦多上市。

然而,2008年的“黑天鹅”金融危机让滑雪度假村成为噬金无底洞。2010年,中诚信低价收购了新濠国际持有的新濠中国股权。

可以说,2001年至2010年期间,有着天然优势的亚布力几经易手,由龙头跌落,进入“打盹”期。以北京为首的区域滑雪业稳步发展,形成了滑雪产业聚集区。此外,山东、河南、湖北等地也陆续兴建了滑雪场。

2011年,中国滑雪市场进入快速发展期,滑雪人次高速增长:2009年,中国滑雪仅有550万人次,时至2019年翻了两番,达到2090万人次。2011年,以万达入驻长白山、万科投资松花湖、马来西亚云顶集团进驻崇礼、中诚信控股亚布力为代表,大集团进入滑雪市场投资领域,开启了滑雪+度假酒店的滑雪产业集群模式。

2009年以来滑雪人次翻了两番

以2012年11月30日开业的万达长白山国际度假区滑雪场为例,作为国内首家滑雪度假区,它占地21平方公里 ,总投资超200亿元,建成时便有30公里雪道、9家度假酒店。除滑雪场外,度假区内还设有小球运动场、森林别墅、国际狩猎场、漂流等区域供游客玩耍。

除了度假游玩项目丰富的特征外,长白山度假区作为中国旅游产业实现由观光到度假升级的代表性项目,还具有交通便利、对家庭出游友好的特征:距长白山机场仅有10公里,度假酒店的房间数超3000间,教练会在儿童滑雪场全天看护。

可以说,度假区式滑雪场早早瞄准了消费能力较强的中高产家庭,而不是以朋友关系聚集的人群。以家庭为单位的人群往往不愿意在滑雪场当日往返,而是转变为目的地出行的隔夜消费,吸金能力大大增加。

以北大壶雪场为例,雪场票价为400元左右,去哪儿数据显示,购买了北大壶雪票的客户,在平台上的综合平均消费达到1600元,放大效应超过4倍。其中,住宿及雪票开销约各25%,机票火车票等交通开销占比约为50%。

三类滑雪场目标人群不同

此外,以河北张家口崇礼区域为中心的滑雪产业集群逐渐壮大。作为中心的万龙、密苑云顶乐园、太舞、富龙、翠云山银河、多乐美地和长城岭7个大型滑雪场,形成了国内最大的目的地滑雪区域。

2015年,北京携手张家口获得2022年冬奥会举办权,冰雪运动的发展速度加快。据《2021年中国冰雪产业发展研究报告》,2015年至2020年,中国冰雪产业总规模从2700亿元增长至6000亿元。而据《2016-2025冰雪运动发展规划》要求,到2025年,中国冰雪产业总规模将达到10000亿元。

中国冰雪运动场地数快速增加

“从2014年到2020年的数据来看,雪场的数量和雪场的硬件设施得到了大幅度提升,速度非常快,滑雪人次从2014年的1000万左右,上升到2020年的2000万以上,基本上是100%的增量。”北京市滑雪协会副主席、北京雪帮雪业CEO伍斌介绍。


在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后,国务院、国家体育总局及地方政府陆续出台了《冰雪运动发展规划(2016-2025年)》、《群众冬季运动推广普及计划(2016-2020年)》、《“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实施纲要(2018-2022年)》、《冰雪装备器材产业发展行动计划(2019-2022年)》、《冰雪旅游发展行动计划(2021—2023年)》等多项政策推动冰雪产业的发展。

2022年1月12日,国家统计局社情民意调查中心发布的《“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统计调查报告》显示,2015年北京成功申办冬奥会以来,全国居民参与过冰雪运动的人数为3.46亿人,冰雪运动参与率为24.56%。“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目标达成。

2016年以来冰雪行业相关政策梳理

在上述政策形势的推动下,冰雪装备、运动培训、旅游赛事等行业迎来了广阔的商业前景。iFinD数据显示,2015年以来,已有超过13家上市公司布局冰雪产业及冬奥会筹备工作,包括万科A、中弘股份等地产公司,及华策影视、华录百纳等传媒企业等。据信息查询网站,2021年已新增超过1000家冰雪运动相关企业,周边行业也被冰雪产业所带动。

冰雪产业链的上游包括冰雪场地设计、装备、零部件等;中游主要为冰雪场地运营及管理、赛事服务、运动及培训、旅游服务等;下游多为分销和营销渠道,最后触及消费者。卡宾滑雪、铭星冰雪、娅豪集团等企业综合实力较强,同时布局雪场规划、建设、运营与冰雪装备制造等赛道;金达威、世纪星等企业则专攻冰雪赛事运营、运动培训;哈尔滨冰雪大世界、亚布力滑雪场等依托当地资源优势,深耕冰雪旅游。

中国冰雪行业产业链一览

在冰雪装备行业中,由于海外国家冰雪运动起步早,其冰雪装备技术、质量认可度高,中国雪场的压雪车、造雪机等场地装备仍以进口为主。此外,运动员对冰雪装备的质量要求更高,因而国家队备战北京冬奥会使用的冰雪装备仍多采用海外国家的品牌。

国产压雪车、造雪机份额逐渐增多

尽管中国冰雪装备的本土品牌较少,但在国家政策的推动下,国产品牌的份额正逐渐上升。据国家体育总局发布的《冰雪运动发展规划(2016-2025年)》,扶持具有自主品牌的冰雪运动器材装备企业,鼓励企业开发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可替代进口的产品,加快中国冰雪装备的国产化进程。

近五年,造雪机的进口份额由90%以上持续下降至70%以下。卡宾滑雪、诺泰克等企业可自主研发生产造雪机。预计未来五年内,造雪机的国产品牌份额占比超过50%,小型压雪车国产份额比例大于进口品牌。

正值冰雪游火热开展之时,“黑天鹅”新冠疫情给行业带来了沉重一击。据北京奥运城市发展促进会、国研经济研究院中国冰雪经济研究中心等联合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对中国冰雪产业的影响调查报告》,全国共有130个冰雪相关的比赛、活动因疫情取消,蓬勃发展的冰雪运动被迫按下“暂停键”。依靠“一季养三季”的雪场惨遭重创,现金流十分紧张。近四成的企业表示疫情使得当年冬季营业收入较前年冬季下滑超50%。

大部分冰雪企业受疫情影响收入下滑,取消了相关比赛和活动

在疫情的反复冲击下,冰雪产业马太效应日益显著。不少小规模滑雪场苦苦支撑,“一季养三季”的传统模式,使得本就资金薄弱的它们难以维系到下个雪季恢复营业。与举步维艰的小型滑雪场相反,大型滑雪场可谓逆势速增。雄厚的资金储备让他们不仅能顺利熬过停业期,还可以依据疫情防控需要,建立摆渡换乘、雪具租赁、餐饮住宿等精细化防控流程,按重点部位严格按规范消毒,以阻断感染渠道,更别提部分度假村会在夏季持续营业。

以冬奥小城崇礼的7家滑雪场为例。早在2020年的3月19日,其中6家滑雪场——万龙、太舞、富龙、银河、云顶和多乐美地就已复业开滑。6月至9月期间,富龙对外推出夏季赛事活动近30场,包含富龙趣野市集、2020崇礼森林音乐会、崇礼168国际超级越野赛等。

在2022年刚刚过去的元旦小长假,滑雪景区门票预订量较2019年同期增长了七成以上。去哪儿大数据研究院相关负责人介绍,随着冬奥会越来越近,冰雪游温度还会持续升高,预计春节长假的雪场门票销售额将比疫情前有较大增幅。

除了马太效应,另一个不得不说的现象则是室内滑雪场的爆发。四季常驻、南北共享是室内滑雪场的独家优势。它极大程度地降低了南方滑雪爱好者、亦或潜在滑雪爱好者的时间、金钱成本。 据《2020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下称白皮书),2020年滑雪人次超过15万的仅有25家。然而,广州融创雪世界在开业半年就突破了57万人次。截至2021年5月底,广州融创雪世界累计客流量已超过150万人次。室内滑雪热可见一斑。

目前,中国室内滑雪场已达36家,数量为全球第一,比排名第二到第五的印度、芬兰、荷兰、英国加起来还多。除了数量多,中国室内滑雪场的占地面积也是当之无愧的王者。哈尔滨、广州与成都的三家融创雪世界位列世界前三。而在前十榜单中,中国的室内滑雪场占有一半的席位。

2020年有5家新开的室内滑雪场

在中国36家室内滑雪场中,超过三分之二位于南方。而在融创已经开业的6个室内雪场中,5个在南方。经融创介绍,由于无风、干扰小,世界雪地面积最大的室内滑雪场——哈尔滨融创雪世界是北京冬奥会空中技巧的奥运备战场地。目前,融创滑雪学校已设立青少年、冰雪职业与大众冰雪教育等业务板块。人们可以先在室内雪场学习基础课程,再转向室外雪场。除融创外,万达、佳兆业等地产商同样布局了南方室内滑雪场。

北京冬奥会在即,选手们将在滑雪、滑冰、冰球、冬季两项、雪车、雪橇、冰壶7个大项、15个分项、109个赛事中争夺奖牌。点此玩一玩游戏:你适合什么冬奥运动,看看哪一种运动对你的“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