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
财新记者 蔡颖莉
在“小世界”内,你可以一站式游览“埃菲尔铁塔”“卢浮宫”“金字塔”等世界名胜。在世界主题公园兴起之初,这样的游览体验具有足够吸引力。而随时代变迁,人们不再满足于袖珍版的复制品,“小世界”渐趋没落。与此同时,各地山寨气息浓郁的“娱乐城”“文创园”遍地开花,粗陋荒诞的审美也饱受争议。

本文原载于《财新周刊》2019年第07期 ,发表于2019年02月25日
自改革开放以来,国人对异国风情的好奇日益丰裕,在20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由世界著名景点的微缩景观组成的“世界公园”应运而生。从最早的深圳世界之窗,到之后的北京世界公园,再到二三线城市如雨后春笋般兴起的各类山寨公园,一度成为旅游文化投资的热点,满足了过去30年间国人徜徉世界的渴望。
时代变迁下,一线城市的世界微缩景观主题公园日益落寞,二三线城市山寨景观层出不穷,大众审美饱受争议,当下的“小世界”公园该如何应对接踵而来的问题?
“小世界”的营生困境
在北京世界公园内,一个小男孩指着假山旁边的飞机,问妈妈:“这里不是专门让我们来看在国内看不到的景点吗?那么多人坐过飞机,为什么还有人会来坐这种假的呀?”不远处,正在维修假山的工人还在不停作业。
北京世界公园内,身穿白色西服的男孩与身穿朝鲜服装的女孩在微缩景点“白宫”前自拍合影。
在过去30年里,随着人们物质生活的日益丰裕,越来越多的人早已不满足观看微缩景观下的“山寨世界”。再加上商业模式运转问题,基础设施升级更新缓慢,倡导的文化内涵趋于低走,导致经营状况日益下滑。作为国内最早最具代表性的深圳世界之窗和北京世界公园,同样也面临经营困境。
北京世界公园,北极探险游玩景点的大门陈旧不堪,显得更为粗糙廉价,即便是周末也无人问津。
“山寨”娱乐城
相比身处一线城市的主题公园的经营困境,以重庆洋人街为代表的“山寨”娱乐场所则显得更为惨淡。据报道,2019年3月重庆洋人街所有建筑和相关娱乐设施将开始动工拆迁,所在的1000余亩土地将用于商业用地、居住用地、中小学用地和公园绿地的开发。
2017年4月,重庆洋人街长城景点一隅。
多数人眼中,洋人街是一个中低端的娱乐场所,依靠低价消费来吸引更多的游客。这里的景观建筑“移植”国外景观并加以改造,但因粗糙的工艺而显得廉价。埃及金字塔上坐着法老的群像,为了能在夜场招揽游客,身上缠着几圈灯线。
重庆洋人街的金字塔景点,被绕了几圈灯线的法老。
此外还有蓝白条纹头发版本的法老成了厕所的门面;山顶上坐落着被山寨成红黄相间如同泡沫模型的中国馆。身处红黄蓝绿的游乐设备和山寨景点的环境里,吃上一碗几块钱的凉粉,抬头就能看见充满调侃语气的标语:“如果您觉得洋人街便宜,那也在情理之中”,“洋人街是用科学发展观武装的平民经济学”……
天马行空的文创园
河北石家庄长城影视文创园内,美国国会大厦与天坛结合的建筑成为一朵“奇葩”,加上法国卢浮宫、被拆毁的埃及狮身人面像,众多山寨名胜古迹“济济一堂”。
石家庄长城影视文创园,为影视剧拍摄而建造的狮身人面像涉嫌侵权行为,被相关部门责令拆除。
相比洋人街的混杂戏谑,文创园更像一本正经的开玩笑。头与底座被分离狮身人面像,其底座还暗藏一个“皇宫”,是好几部古代影视剧的拍摄场地。
暗藏在“狮身人面像”中的“皇宫”里,来自天津的游客给身着龙袍的儿子拍照。这看似富丽堂皇的“皇宫”,其实很多是由泡沫材料堆砌的。
这里的游客大多数是石家庄周边的城镇居民,带着好几个孩子前来游玩的王霞不断感叹国会大厦和天坛结合的建筑,觉得非常有想象和创造力,连忙拍照留念。
天坛与美国国会大厦结合的建筑,成为河北石家庄长城影视文创园中最著名的景观,不少游客慕名而来,同时也因奇特的外形饱受争议。
自驾出行,陪同一家四口的李朝说道:“30元一张的门票也不贵,来看什么不重要,只是周末无聊总要出来找地消遣。不过这里做得确实挺粗糙的,真实得太假了,或者说假得太真实。”
石家庄长城影视文创园,一座仿造巴洛克风格的建筑正在施工中。
针对园区内单一复制,做工低劣,文化内涵趋于低走的景观建筑,业内外人士对此类审美提出了批判。
不少观点认为,这背后反映的是盲目崇拜西方又对本土文化缺乏自信,但同时不甘示弱,将各种文化移植杂糅一起,彰显出国际化的派头。这是一种缺乏审美体系,丧失文化内涵的危险信号。
而清华大学建筑学博士徐腾则表示,审美差异实际上是一种社会阶层决定的文化心理和姿态,这类野性生长存在就必然有其根源,不应该站在某个制高点去批判。
石家庄长城影视文创园,中西混搭的建筑群落一直在拆迁修建,但丝毫不影响周末前来玩赏的游客的兴致。
在文创园内,一位小男孩和他的另外一位小伙伴说道,“这里的卢浮宫和狮身人面像都是假的,以后我一定要去国外看真的!”
文字编辑:蔡颖莉
设计:冷斌
版面编辑:王喆 魏春元 罗静颖(实习)
订阅财新
支持严肃新闻
我要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