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
图、文| 财新记者 萧辉
中日友好信朱鹮在日本
日本佐渡岛的农民在耕作之际,时常能看到一只长嘴、长腿的美丽大鸟低空飞过稻田,它的飞翔姿势极美,扇动的翅膀透出柔和淡雅的橙红色,散发出玫瑰金的光泽。大鸟神态自若地降落在田埂上,伸着有一抹朱红色的细长嘴,在田埂间的水沟中寻找泥鳅、鱼虾。
佐渡岛朱鹮生存环境怡人,朱鹮在周围村落的水田里觅食,在山林树上筑巢。
这是一度在日本野外灭绝的朱鹮,朱鹮在日本鸟类中有着特殊地位,据古代《日本书记》中记载,朱鹮是代表日本的鸟类。1981年,日本捕获佐渡所有野生的五只朱鹮,放在佐渡保护中心人工养殖,但屡屡配对失败,2003年,日本最后的野生朱鹮“阿金”在孤独中死去。
朱鹮,又名朱鹭,是东亚特有种,有着鸟中的“东方宝石”之称,曾广泛分布在俄罗斯东部、朝鲜半岛、日本、中国东部等地,但由于近代以来人类猎杀和工业化环境污染,朱鹮数量急剧减少,在俄罗斯东部、朝鲜半岛、日本一度绝迹,被列入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
日本最后一只野生朱鹮阿金的纪念碑。2003年日本最后一只野生朱鹮阿金在孤独中死去。
1981年,一度被认为在中国已经灭绝的朱鹮,专家在陕西秦岭山脉发现7只野生朱鹮。日本国内朱鹮配种失败,中国朱鹮在专家精心培育下幸运地得以繁殖壮大。截止2018年,中国朱鹮野外种群规模已经达到2000余只,人工种群规模超过1000只,中国还帮助日本和韩国重建朱鹮人工种群。
1998年江泽民主席访日,宣布赠送日本一对朱鹮。1999年1月,作为中日两国友好象征的“友友”和“洋洋”抵达佐渡朱鹮保护中心。是年五月,“友友”和“洋洋”生下了独子,日本国民为之痴迷,经过民众公开投票取名优优,象征柔和美好。
1999年,中国赠送给日本的友友和洋洋,如今依然宁静地生活在佐渡朱鹮保护中心。图/佐渡朱鹮保护中心提供
2000年,中国借给“美美”做为优优的配偶,优优和美美表现极为旺盛的生殖能力,一共生下了71只朱鹮,为日本朱鹮族群的延续立下“汗马功劳”。为了增加日本朱鹮的品种多样性,中国于2007年赠送“华阳”和“溢水”给日本,2018年赠送“楼楼”和“关关”给日本。
在中国的帮助下,在日本曾经灭绝的野生朱鹮又重新建立了人工种群。财新记者从佐渡朱鹮保护中心了解到,截止目前,日本共有野生朱鹮404只,人工饲养朱鹮196只。
9月13日,出生于佐渡岛,现任新潟县知事(按照日本的行政规划,日本的县相当于中国的行政省,知事相当于中国的省长)花角英世在接待包括财新记者在内的中国访日媒体代表团时,表示特别感谢中国对日本朱鹮人工种群重建的帮助,使得一度灭绝的日本朱鹮优美的身姿再次飞翔在佐渡岛上空。日本朱鹮再生,成为中日合作的典范。
从人工饲养到放生之路
佐渡岛中央树木茂盛处,坐落着朱鹮森林公园,朱鹮保护中心落户于此。
61岁的金子良则是佐渡朱鹮保护中心的动物医生。1999年1月,从中国送来的友友和洋洋“落户”佐渡朱鹮保护中心,金子先生也同年调入朱鹮保护中心,担任照看友友和洋洋的任务。
金子先生日常的工作是给朱鹮投喂一日三餐,朱鹮的主食是从中国进口的泥鳅和从南美洲进口的马肉。朱鹮性喜静,容易受惊吓,金子先生喂食的时候,不能说话,不能有大动作,轻轻把食物放进食槽里,然后迅速离开。
动物医生金子先生在给朱鹮喂食。朱鹮的主食是从中国进口的泥鳅从南美进口的一种马肉食品。图/佐渡朱鹮保护中心提供
作为动物医生,金子先生需要定期给朱鹮做身体检查,医治受伤的朱鹮。金子先生告诉财新记者,朱鹮胆子比较小,听到陌生的嘈杂的声音,受到惊吓,会在笼子里乱飞,有时候撞到铁网,会受伤,严重的就死了。
金子先生在朱鹮保护中心工作了20年,先后照顾过上百只朱鹮。他告诉财新记者,感情最深的是优优,日本野生朱鹮灭绝后,优优第一只在日本出生的朱鹮。优优非常亲切柔和,它的媳妇儿从中国借来的美美也很乖顺。最让金子先生伤心的是2015年的一天早晨,他走进铁笼发现美美掉在地上,身子僵硬了。美美受到惊吓,身子撞到铁笼子上,死了。
动物医生金子先生通过望远镜监测笼中朱鹮的动向。
朱鹮森林公园里人工饲养的朱鹮一家三口。
据佐渡朱鹮保护中心所长木村公文介绍,佐渡朱鹮保护中心目前人工饲养的朱鹮有90只,另有45只在野生回归站接受放飞训练。“朱鹮是野生动物,我们最终目的也是让它们回归自然,在自然中繁衍,实现生物多样性。”木村先生告诉记者。
2007年朱鹮保护中心成立野生回归训练站,对将要放飞自然的朱鹮进行野外生存能力培训。2008年,野生回归训练站放飞第一批朱鹮,时隔27年,朱鹮再次飞翔在日本的天空。
中川浩子女士在是野生培训员,她告诉记者,一般朱鹮由人工饲养到5、6岁,就会从中挑选出一批身强力壮的进行野外放飞训练,在模拟自然环境的训练营地中,培训他们熟悉野外环境、觅食、抵抗天敌等野生生存能力,培训期为三个月。
野生回归训练站工作人员中川小姐在讲解训练朱鹮的相关知识。
野生回归训练站工作人员中川小姐投喂泥鳅给接受野生回归培训的朱鹮。
训练是在模拟自然生态的驯化笼子内进行,笼内有人工水塘、树木,食品不再有马肉,只有牛秋,培训员把泥鳅投入水塘中,教朱鹮自己从水塘中觅食。培训人员还会教朱鹮认识农用工具、农用车,熟悉除草车的杂音,这是它们以后野外生活会经常看到的。
三个月培训期满后,培训员会打开驯化笼的大门,鼓励朱鹮飞回自然。放飞的朱鹮脚上帮着电子定位器。如果市民在野外发现受伤的朱鹮,会打电话给朱鹮保护中心,让工作人员营救。
如今共有404只朱鹮在日本野外生存,其中347只是放飞的朱鹮,其他则是野外繁殖的后代。
社会参与保护朱鹮
不仅日本政府部门努力挽救濒危物种朱鹮,在日本朱鹮是吉祥鸟的象征,人们对保护朱鹮涌现出很高的热情。据新潟县知事花角英世介绍,日本环境省、新潟县和佐渡市民为朱鹮能在佐渡岛安全栖息做了大量工作。
朱鹮的觅食处是农田,为了防止环境污染,影响朱鹮食物来源,佐渡的农业采取有机耕作,不使用化肥;田埂间的杂草也不能使用除草剂,而是靠人力操作除草机器割除。为了保证鱼虾、泥鳅的供应,农民会在田埂间挖好水沟,保持水沟常年畅通,冬季结冰期还要靠人工往水沟内注水。朱鹮的栖息筑巢地是山林的高大乔木,为了能让朱鹮顺利繁衍生殖,专业人员会定期做生态环境整备,为朱鹮选中筑巢的树木清理虫子,清理森林中的障碍物。
日本小学生在田间为朱鹮整备生态环境,这是佐渡小学生劳动必修课。 图/佐渡朱鹮保护中心提供
佐渡市民也积极投入生态环境整备,佐渡市民最喜欢做的义工项目是改善朱鹮的生存环境,到田间义务除草、整理水沟、清理森林的走道。佐渡小学生对保护朱鹮也展现了极高的热情。在佐渡岛的两所小学,到田间调查朱鹮的生态环境是环境必修课,小学生手工课的主题之一是以朱鹮为形象的手工创作。在通往朱鹮展览馆的路边,排列着上百颗石头,石头上画着各式各样的朱鹮卡通形象,这些大多是佐渡岛小学生的手工作品。佐渡岛小学四年级的学生有一门必修课程,系统了解朱鹮的各种知识,为从外地来佐渡朱鹮森林公园参观的团体做导游。
每逢节假日,很多外地游客坐船来到佐渡岛,只为一睹朱鹮风采。朱鹮森林公园设有朱鹮交流广场,游客可以近距离观察铁笼中的朱鹮日常。朱鹮公园收取少量赞助费,成人每人400日元,儿童每人100日元,赞助费全额交给“佐渡市朱鹮环境整备基金”、致力于朱鹮的环境改善、回归野生的培训活动等。
游客用望远镜观察朱鹮。
朱鹮森林公园内无处不在的朱鹮形象。
小学生在石头上创作卡通朱鹮像。
如果运气好的话,游客也有可能在野外观察到朱鹮。朱鹮保护中心事先制作了观鸟手册,提醒游客:观鸟时尽量保持安静,以免朱鹮受惊;朱鹮为野生动物,千万不要喂食;朱鹮繁殖期间不要接近朱鹮巢穴;在观察朱鹮时,不要打扰当地居民。
此外,佐渡市专门出售一种以朱鹮为形象品牌的大米,这种大米摆在游客购物最醒目的位置,销售额按比例分给“朱鹮环境整备基金”。据工作人员介绍,这种大米销量非常好,游客很愿意用这种方式为朱鹮生存做些贡献。在佐渡市,朱鹮的卡通形象画无处不在,迎面而来处处都是可爱的朱鹮画,游客很自然地被这种情绪感染,情不自禁地想为朱鹮做些什么。
佐渡岛朱鹮和人和自然和谐相处,是野生动物保护的典范,也是中日交流合作的典范。
设计:冷斌
版面编辑:杜广磊
订阅财新
支持严肃新闻
我要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