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塞点”下的高风险运粮之路

全球运粮贸易中的14 个“阻塞点”风险与日俱增,气候、战争冲突、政治性和机制性等都是可能的中断风险,过去十余年间仅1个阻塞点未遭遇封闭或限行

  • 2017年06月27日 10:14  来源 财新网
  • 0

  【财新网】(记者 陈香君)全球粮食安全依赖于玉米、小麦、大米和大豆四种主粮的国际间贸易,少数几个产区提供了人类直接消费食物的近25%。这些粮食通过运输到达目标市场,但在粮食运输过程中会经过一些特殊的“阻塞点”,这些阻塞点运输风险较大,存在中断可能,对全球粮食运输安全造成威胁。

  2017年6月27日,英国智库查塔姆研究所发布《全球粮食贸易中的阻塞点》报告称识别出 14个 “阻塞点”,包括巴拿马运河、苏伊士运河和土耳其海峡等8个海洋阻塞点,美国内陆航道和巴西公路网等3个内陆阻塞点,以及黑海港口和美国墨西哥湾区港口等3个沿海阻塞点。

1

  在海洋阻塞点中, 巴拿马运河和马六甲海峡的粮食吞吐量最大,全球超过四分之一大豆出口取道马六甲海峡,主要为满足中国和东南亚对动物饲料的需求。全球五分之一的小麦出口由土耳其海峡通过。分布在这些海洋阻塞点之间的美国、巴西和黑海,占全球小麦、 大米、 玉米和大豆出口量的53%。

2

  这些阻塞点可能面临气候、战争冲突、政府有关政治性和机制性等中断风险。同时,这些风险正在增长。通过阻塞点运输的粮食数量不断增加,极端天气的频繁出现,航运基础设施年久失修同样也是一个问题。

  阻塞点给不同国家带去的粮食安全风险也不尽相同。阻塞点的重要性不仅取决于通行的进口份额,更取决于阻塞点关停时,该国采用替代手段保障供应的难易程度。世界上粮食进口依存度最高的中东和北非国家,近三分之一的粮食进口必须通过一个以上的不可替代路线的海洋阻塞点。由于粮食匮乏与政局不稳、社会动荡之间的历史关联,该地区面临的极端阻塞点风险令人担忧。

  据报告,日本和韩国也属于风险暴露程度最高的国家。两国都严重依赖于取道一个、两个或三个阻塞点的粮食进口。 日本近四分之三的玉米和小麦进口取道巴拿马运河,而韩国三分之一的小麦和玉米进口通过苏伊士运河、巴布尔邦达海峡和马六甲海峡。

  报告认为,中国需求增长( 例如:过去15年中国大豆需求增长了 14%) 将持续增加西方粮食出口国对巴拿马运河和马六甲海峡的依存度。 但对中国而言,尽管近 87%的粮食和化肥进口要经过一个以上的海洋阻塞点,但事实上只有 4%的粮食和化肥进口必须通过不存在替代路线的海洋阻塞点。

  数据来源:英国查塔姆研究所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相关报道Related

财新微信